您的位置:首页 > 服饰文化 > 正文  
 
大众媒体为哈韩哈日做了些什么(任竹林)

发布时间:2005年04月12日
 

  提要:本文就当今大众媒体对韩日文化潮报道的报道原则、切入角度以及报道方式进行分析,力图梳理和勾画出在这场汹涌而来的韩日文化潮中媒体扮演了何种角色,发挥了何种作用,产生了何种影响。

  关键词韩日剧 大众媒体 经济效益

  一 大众媒体中的韩日热潮

  首先我们通过对大众媒体的监测和分析发现,在我们日常生活中扮演着重要信息提供者和资讯来源的大众媒体中,正在掀起一股哈韩哈日热潮。这种热潮正在通过平面媒体、电广传媒、网络传播的多种渠道汇入我们的生活。

  尤为引人注意的是,韩日文化旋风引发了一场流行的高烧,而且还不能短时间退烧。时间持续之长,卷入的人物之多,前所未有。特别是一向热衷于“喜新厌旧”的大众媒体为何对这种文化现象念念不忘、乐此不疲呢。下面我们通过对平面媒体、电广传媒和网络传播的调查来揭示目前大众传媒中的韩日文化热潮。

  平面媒体(报刊杂志):目前市面上介绍韩日的报刊杂志实在是太多了,几乎所有的综合性报刊,如遍布各个城市的都市报、娱乐报以及时尚报都无一例外的对韩日热潮保持着高度的敏感和不惜版面的连篇累牍的报道。

  杂志由于在及时性上不及报纸,因此在内容的饱满、图片的选择、印刷和装帧的质量上下足本钱。目前很多大型综合性音乐娱乐杂志都开有专门定期报道韩日流行资讯的板块,如在流行音乐期刊界占有头把交椅的《当代歌坛》。某些著名的时尚类、女性杂志则通过自己的独特视角来介绍韩日流行文化中的服饰、化妆美容等,如著名的时尚女性杂志《女友》就专门介绍过韩国明星安在旭并附赠另一韩星的海报。还有一类相对来说则是较为专业的韩日流行文化的专门刊物,如《国际音乐交流》每月中旬出版的ha版专门介绍韩国流行乐。类似的刊物还有《日韩派歌迷大世界》、《全日韩轻音乐》、《青春之星——日韩飓风》、《偶像快递》、《SOK大舞台——日韩版》……这些杂志一般都是以此作为刊物的特色来吸引特定的青少年人群。另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由于对韩日热潮的关注程度提升,某些拥有相当影响力的著名时政类媒体也对此显现了相当的热情:号称中国最新锐时事杂志刊物的《新周刊》、中国发行量最大的综合时政性周报《南方周末》都曾对这一文化现象做出了专题报道。

  在出版界韩日产品也是产销顺畅。 包括:《星梦奇缘》、《天桥风云》、《堕落天使》、《妙手情天》、《背后的男人》、《忽然情人》、《可爱先生》、《双色婚纱》、《夏娃的诱惑》、《家族迷情》等韩剧小说由中国文艺出版社引进出版,韩国宇田公司和凤凰卫视有限公司提供版权。每部小说包括写真集、cd和拍摄花续。全国各大书店都有卖的。每部小说需要50元。至于印制精美的韩日明星的写真集、珍藏手册之类的出版物也是层出不穷,虽然价格不菲但购者仍趋之若鹜。

  电广传媒(电视方面):可以说韩日剧是韩日潮流文化的主力军或说开路先锋,虽然也经历了一段默默的播种期但时至今日已在中华大地上长驱直入,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由于韩日剧制作考究,市场推广手法得当,在各家电视台都能获得较为稳定的收视率,因此出现了多家电视台争抢播映权的情况。鉴于目前内地对外来片的播放总时长的严格限制,目前还没有出现台湾地区那样一集韩剧卖到一万美金的程度。但韩日剧在内地播出时的高收视率必然导致各家电视媒体在采购韩日剧方面加大投入。在这里还有必要提及两家卫星电视台,因为他们是开启韩剧魔盒的始作俑者,一是香港的凤凰卫视,一是台湾的霹雳电视台。

  凤凰卫视是国际传媒大亨默多克旗下“卫星电视中文台”与华人传媒巨子刘长乐合作的产物。在“卫视中文台”时期,该台即有“偶像剧场”专栏,推出的多半是日本偶像剧。1996年11月,开播才8个月的凤凰卫视,引进张东健主演的韩剧《青出于蓝》,开了风气之先。至今,凤凰卫视中文台已经陆续播出30多部韩剧,成为内地哈韩族的最爱。

  台湾的霹雳卫星台也是1996年成立之初开始引进韩剧的。当年霹雳台共引进了《赤色烽火情》、《国际列车杀人事件》、《单身新贵族》等韩剧,培养了台湾人对韩剧的最初的兴趣。到了2000年,则由“八大”电视台接棒,一鼓作气把韩剧烽火烧遍了全岛。

  广播方面:MTV频道 周一至周五晚上7:30 哈韩音乐疯。杭州 FM105.4 “西湖之声” 周一至周五每天8:30-9:00“日韩流感区”是专门放日韩音乐的!韩国(株)宇田SOFT和中国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合作开办了韩国音乐广播节目《聆听韩国》辽宁立体声广播电台 生活娱乐台 调频FM98.6 每晚7:00—8:00 《火暴韩国》是一挡综合的韩国音乐类节目。

  还有就是遍布国内各大城市的一档名为“汉城音乐厅”的综合性音乐节目。在北京、上海、天津、广州、武汉等大城市均占据了各大主流音乐频道的黄金时间。北京、天津、上海及内陆最大城市重庆等近5亿人口能收听到该节目。经常收听该节目的人数为3000万~4000万人。现在还没有形成版权概念,所以没有直接的广播收入,但是,从长远的角度考虑,间接的广告效果将达到天文数字。

  网络传播:韩日文化潮在网络上更是风头正劲。几乎所有的著名门户网站的娱乐频道都少不了韩日娱乐的内容,韩日明星的玉照也是下载排名的前几位。只要在搜索引擎中随意的键入如“韩剧”、“韩日流行音乐”、“日剧”等与此沾边的关键词都会看到数不胜数的网站。从综合性网站到分门别类的音乐、电影、电视的专题网站,几乎每一个明星都有一个或者几个由各地追星族建立的专属网站。很多网站制作极为精美,内容之丰富也令人称奇。在调查中,我输入“韩剧”一词竟查找到了近百个相关网站及数百条相关内容的网页。这些网站互相链接,互通有无,可以说利用网络这种超越时空距离的现代科学技术,韩日流行文化得到了更大范围的传播。综上可以发现,目前在大众媒体中韩日流行文化的报道已经成为一种汹涌而来的潮流,虽然在主流政经媒体中这类报道依然受到严格的限制,但是由于在娱乐时尚类媒体管制日益宽松的今天,出于市场的需求和各媒体生存的需要,为了吸引更多的注意力和关注程度,保证一定的收视率、收听率和阅读率,这些媒体往往热衷于炒做韩日流行文化并以此作为其主要卖点。同时我们还可以发现,在目前的报道格局中,又出现了多种媒体混合操作形成合力的一种报道模式,往往针对一件事情,各类媒体交相互动,联合炒作。以轰动一时的韩国电影《我的野蛮女友》为例,本剧尚未公映,媒体的炒作就已经沸沸扬扬,报纸上是连篇累牍的讨论和分析,网站上更是开辟专述讨论区爆炒这个话题,当本剧男女主角车太贤和全智贤来到中国后,各大媒体更是闻风而动,人为地制造了一场追星狂潮。更为有意思的是两家著名的网上音像图书书店,当当和卓越更是为谁的《我的野蛮女友》VCD版更便宜争得不可开交。可以说在媒体竞争日益激烈的今天,我们的大众媒体越来越学会了如何制造热点,营造气氛来讨好受众了,这一套热闹而娴熟的炒作技法也越来越广泛的应用于大大小小的娱乐事件中。那么我们就有必要来探讨一下为什么媒体如此热衷于此的原因了。

  二 原因分析

  其实最直接的原因就是经济利益的驱使。这是市场经济环境下很多现象与问题之所以存在的本质的原因。随着媒体改革的日益深化,原来的媒体行政化正逐步变为媒体的市场化,虽然媒体作为党和人民喉舌的责任依然存在,作为社会公器的舆论功能也日益得到强化,但是,作为市场经济大环境下的一个细胞,媒体也要符合这个大环境下的基本要求。这就要求媒体不得不花更大的精力来考虑经济问题,来研究如何在这种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中更好的生存与发展,可以说效益问题与成本要求日益受到各媒体老总的关注与研究。

  对于媒体来说,有两个方面是它必须考虑的:一个是它的制作成本,即获得和采集信息的成本;另一个就是收益,在目前主要是指广告收入。这两者差额的正负直接影响着一个媒体的生存与发展。以电视媒体为例,由于拍片的成本总是高于购片的费用,既有风险,收视率又没有绝对的保证,因此能花尽量少的钱购买到质量较高的电视节目成为了电视台的首选。好的节目能获得较高的稳定收视率这就意味着贴片广告的大量增加,实际上就意味着广告商会把大笔的钱投向你,你的生存就有保证。可以说收视率的高低直接指挥着广告商的投钱方向。在目前广告仍然是媒体主要经济来源的大背景下,媒体对这位财神爷还是毕恭毕敬的。因此电视台就会下大血本投入到采购行列中,而这时拥有如诗如画的场景、清新隽永的对白、俊男靓女的情爱纠葛、悠扬动人的音乐的韩日剧自然会脱颖而出,而与此同时港台剧的日益萧条与没落,内地剧的苍白与可笑更是为韩日剧的“出类拔萃”创造了一个比无可比的大背景。正日益追求经济效益的电视台自然会欣喜地接纳这位“风情万种”的外来“媳妇”。

  因此,我们似乎可以理解并认同了大众媒体的这种做法。

  然而,大众媒体并不是一个简单单纯的经济单位,它还有更重要或说更本质的价值,即作为社会公器的价值。

  三、大众媒体的价值背离

  在此,我们仅就在“韩日潮流”中大众媒体的表现做一评估,通过分析我们可以判断出到底大众媒体背离了什么?

  第一,背离了大众媒体的公共性与公益性原则。大众媒体的公众性和公益性是大众传媒的权力基础,它的依据包括三个方面,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即是大众传媒是某些“稀有”公共传播资源(例如广播电视使用的电波频率)的“受托”使用者,作为公共财产的使用人,他们必须对社会和公众承担相应的义务和责任。

  可以说媒体的资源都是稀缺的和不可逆的,比如报纸的言论权、刊载权;广播的波段使用权;电视的频道落地权;网络的带宽资源等等。这些资源都是有限的,是独属的,而且每一次使用都是伴随着不可逆的时间的流逝。因此公众会非常重视这些资源的使用情况,他们要通过这些有限的来源来获得尽可能多的有用的信息。而作为内容提供者或者说资源的“受托”使用者的大众媒体,却用简单却但具有麻醉作用的单一产品来满足受众,这不能不说是对大众媒体的公共性和公益性原则的背叛。

  著名传播学者拉扎斯菲尔德和默顿曾特别强调了大众传播的三种功能。他们认为:现代传媒具有明显的负面作用,它将现代人淹没在表层信息和通俗娱乐的滔滔洪水当中,会不知不觉的失去社会行动力,而满足于“被动的知识积累”。日本学者清水几太郎也认为,大众媒体一方面作为“营利企业”,另一方面作为“宣传机构”,将广大受众淹没在表层信息的“洪水”中,使他们丧失了对重要的公共事务的理性思考和判断能力;大众传媒对现代人来说类似于一种“心理暴力”。

  第二,对本土相关产业的不利影响。按照上文所述,媒体所占有的公共资源是稀缺的。这就意味着一旦韩日流行文化内容占用了这个放映时长或是报纸杂志版面的话,那就意味着我们本土文化资源的浪费与闲置。这就像是网络的带宽资源,无论多宽它仍然是有限的。一旦这个内容占据了这个带宽的一部分,那就意味着其他的内容无法进入这个渠道了。平心而论我们目前的娱乐节目制作水平尚无法同韩日相抗衡,质量的普遍低下再加上得不到足够的播放时间,那么我们本土的娱乐节目生存都成为问题,更何谈提高呢。本土文化与外来文化的竞争本来就应该是公平的,而大众媒体出于自身经济利益的考虑偏重于外来文化的话,这无疑是对本土文化发展的雪上加霜。

  据《南方周末》刊载,不久前,200位资深艺人走上台北街头,参加演艺工会发起的反韩抗日、争取工作和生存权的大游行。这是近年来台湾演艺界规模最大的抗争行动。导致这次游行的导火索是一部叫做《玻璃鞋》的韩剧。这部由韩国SBS电视台拍摄的热门电视剧开了台湾无线电视台黄金八点档首播韩剧的先河。无线电视台去年向演员工会所作的不再播出韩剧的承诺,就此不复存在。由于海外电视剧在黄金时段的播出时间没有任何限制,台湾的电视荧屏成了不设防的空间,电视台大量购进韩日剧使得台湾电视剧的创作环境日益恶化,大量演员失业。可以说由于韩日剧的大举入侵影响了整个台湾电视剧制作水平和演员的个人发展。虽然台湾电视剧没落的原因是复杂的,但不可否认的是媒体在其中起到的并不是保护扶持的作用,而恰恰是推波助澜的消极作用。保护和扶持本土文化应该是大众媒体的份内之责,我们今天反复提到的韩国就是这样一个例子。

  1998年,由于亚洲金融危机,韩国政府准备同美国谈判代表在电影问题上妥协。韩国影坛泰斗林权泽以62岁高龄带领韩国男影人群体在美使馆前剃去头发,女性全部臂戴黑纱。在电视台配合方面按照韩国的《传播法案》规定,国产电影播放时长必须占到电视台电影播放总时长的25%。正是由于韩国艺人与媒体的互相配合,使得在2002年度,韩国电影已经占据市场49.5%的份额,而在1997年,这个数字还是18%。通过这些事例我们发现韩国一方面加快了对外“文化入侵”的步伐,另一方面则高扬起保护主义的大旗来保护和扶持本土文化。正是这个原因,曾经备受欧美文化打压的韩国本土文化得以重新崛起并迅速壮大起来,成为一个能够通过本土特色文化横扫东亚文化圈的流行文化强国。本国媒体在这个过程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推进了这个事业的发展。这个经验是值得我们中国媒体汲取的。

  在这里我们并不是站在一个简单幼稚的狂热民族主义者的角度来审视或说批判大陆的大众媒体,其实早在我们对此现象关注之前,就已经有有识之士或者具有高度责任感的媒体对韩日潮流做出了较为全面的介绍和分析,可以说警钟早已响起,但为何经过这许多时间后我们的大众媒体依然热衷于此并有愈演愈烈之势呢?

  如果我们对这种混合了经济和文化两种强大力量的所谓“潮流”继续放纵,并津津乐道的话,那么我们可能将面对本土文化全面败退的结局。当我们对自己的本土文化只能用“渊源”而不是“发展”来描述的话,我想媒体将难辞其咎。

  但愿不是如此。

   
参与讨论时尚论坛
资料来源:任竹林
责任编辑:服饰美学
 
 
 
 
 
 
 

版权所有 服饰中国网
广告服务|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工作机会|版权声明|意见反馈
Copyright©2002-2003 Dress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